头部背景图
上海人怎样学好普通话
关键词:上海人 普通话    发布时间: 2012/3/7 9:19:58    点击次数: 4051
标题背景图

       普通话并不难学。但是有许多上海人就是学不好。学了许多年,说起普通话总是发音不标准,原来是我们从小所说的方音在作怪。普通话发音是以北京语音为标准的。而我们上海人从小所说的却是上海话。上海话属于“吴方言”。这种方言的发音跟北京语音有一些地方不同。受到吴方言的影响,我们的普通话发音就难免“不地道”了。这些“不地道”的地方,就形成了“上海腔”。所以要学习标准、地道的普通话发音,我们就一定要摆脱上海话发音的影响。
  要想克服方言影响,当然先得知道上海话发音跟普通话发音主要有哪些不同。其实上海人要想学好普通话,在发音方面只要掌握下面三个要领就可以了。
  第一个要领是学会“翘舌音”。在普通话里,有许多字音发音的时候舌尖是往里面缩的,听起来声音很柔和,这就是声母zh、ch、sh。但是上海话里面没有这一组声母。上海人说话的时候,碰到这些字就发成类似的“平舌音”声母z、c、s。虽然听起来差不多,可是“平舌音”发音的时候舌尖平伸,并且有时候会碰到上面的牙齿,发出丝丝声,听上去就远不如“翘舌音”好听了。
  更重要的是,发音不标准还会叫人误会你的意思。例如上海人常常把“吃(c师)饭”说成“ci(粢)饭”,其实“chi饭”是一日三餐,而“d饭”却成了糯米饭包油条的早点了。
  我们看看“常用词语100个”:从“制止”到“赏识”,每一个音节声母都是“翘舌音”;从“制造”到“成材”,每个词语都由一个翘舌音和一个平舌音组成,是“翘”+“平”的格式;从“自主”到“私事”,则是“平”+“翘”的组合。我们用三个词语为例做一个简单的说明:
  “制止”是“翘”+“翘”的格式。这两个字声母都是“zh”。“制造”是“翘”+“平”的格式:前一个音节声母是“zh”,后一个音节声母是“z”。“自主”是“平”+“翘”的格式:
  前一个音节声母是“z”,后一个音节声母是“zh”。如果我们把“制”的声母说成了“平舌音”,那“制造”就变成了“自造”;如果把“自”的声母说成了翘舌音,那“自主”就变成了“至嘱”。完全是别的意思了。
  我们可以利用“常用词语100个”中的三种组合方式来练习平翘舌音的发音。
  第二个要领是嘴唇活动要积极。这是发准“复韵母”的关键。普通话里有大量的复韵母,上海话里的复韵母没有那么多,特别是普通话里有很多复韵母发音时嘴唇活动要从大到小,例如“ai、ei、ao、ou”等,但是在上海话里就没有这样发音的复韵母。所以,上海人发这样的复韵母往往出现嘴唇活动不积极的现象,听起来就是“发音不到位”。由于发音不到位,就会使得原来有很大差别的韵母变成差不多的音,以致造成意思的混淆。
  我们看看“常用词语100个”中从“哀求”到“有些”的词语,它们的韵母都是复韵母。我们用“好多”为例来说明一下:“好”的韵母是复韵母“ao”,发音时,嘴唇从大到小;“多”的韵母是“uo”,发音时嘴唇从小到大。但是在上海话里这两个音节的韵母都不是复韵母而是单韵母,发音时嘴唇不需要变化;受到上海话的影响,许多人在说普通话时嘴唇活动也就不积极。把“好多”说得像“虎都”,本来区别很大的两个韵母几乎变得完全一样了。
  这种“发音不到位”的状况还表现为在发音时丢掉了一些不应该丢掉的东西。例如“对待”的“对”里有一个“u”的音,但是许多上海人因为上海话里面没有这个音,在说普通话肘也丢掉了“u”,把“对待”说得好像“待待”。
  学习发好复韵母的关键是嘴唇不要“偷懒”。我们可以利用“常用词语100个”从“哀求”到“有些”的词语来反复练习。
  第三个要领是分清前后鼻音。普通话里有两类鼻韵母,一类带着前鼻音韵尾,例如"an、en、ian、in”,叫做“前鼻音韵母”;另一类带着后鼻音韵尾,例如“ang、eng、iang、ing”,叫做“后鼻音韵母”。但是在上海话里韵母却没有“前后”之分。两个上海人见了面,一个问:“您贵姓?”一个回答:“免贵,姓陈。”另一位还非得再问:“是耳东陈还是禾旁程?……”怎么这么啰嗦?要是两位北京人见了面,就绝不需要说这么多。因为在普通话里这两个姓发音是不一样的。“陈”是前鼻音而“程”是后鼻音。别人告诉你“我姓陈”一听就明白是“耳东陈”,因为他发的是“前鼻音”;要是“禾旁程”呢?就一定发出“后鼻音”了。可是,就因为上海话没有前后鼻音的差别,不论是前鼻音还是后鼻音”,都说成不前不后的“中鼻音”,于是人们就不得不用“拆字”的方法借助汉字来区别。
  上海人最不容易分辨的是in、ing和en、eng这两对鼻韵母。我们可以利用“常用词语100个”最后的词语来分辨它们。从“仅仅”到“拼音”,每个音节韵母都是前鼻音门。从“明星”到“经营”,每个音节韵母全都是后鼻音ing。如果把它们的韵母前后鼻音交换一下,它们的意义马上就变了。例如“经营”,两个音节都是后鼻音。如果我们把后鼻音韵母换成前鼻音韵母,那么“经营”就变成了“金银”。我们对比一下:
  jingying jinyin
  经营——金银
  要想发准前后鼻音,要注意:发后鼻音的时候嘴要张大一点,舌头往后拉,快结尾的时候舌根抬起来顶住上腭;发前鼻音的时候嘴不要张得很大,舌头往前推,快结尾的时候舌尖抬起来顶住上齿背。
  从“进行”到“听信”,是in+ing和ing+in的组合。前五个词语是前鼻音在前;后五个词语是后鼻音在前。同样,如果变换次序,也会造成意义的改变。例如“心情”和“辛勤”、“平民”和“贫民”的区别就是组合方式不同,我们对比一下:
  xinqing xinqin
  心情——辛勤
  pingmin pinmin
  平民——贫民
  从“本身”到“整整”,是en和eng的练习。其中,前七个词语每个音节韵母都是前鼻音即;后三个词语每个音节的韵母都是后鼻音eng。(由此可见在常用词语中前鼻音的数量大大超过了后鼻音,上海人学习普通话的重点应该是前鼻音。)
  最后10个词语是en+eng以及eng+en的组合。前四个词语是前鼻音en在前;后六个词语是后鼻音eng在前。我们可以利用它们来练习分辨前后鼻音。
  除了字音的问题之外,要把普通话说好,还要注意“轻声”和“儿化”的问题。
  “轻声”是普通话重要的特点。普通话的节奏感很强,也很有音乐性,这跟“轻声”有很大的关系。“轻声”使普通话里有些音节会变得又轻又短。这样,非轻声的音节又重又长,轻重对比,长短交错,就产生了节奏感和音乐性。同时“轻声”和“非轻声”还有区别意义的作用。例如我们嘴里的舌头,这“头”就不能说得跟“头发”的“头”一样重。要说得一样,那“舌头”听起来就像是“蛇头”,跟偷渡沾上了边似的。我们一定要把“头”说得又轻又短,那怎样才算“又轻又短”呢?我们的标准是听不出这个音节原来的声调。例如“头”原来是第二声,在“轻声”的状态下,你要让别人听不出“第二声”,就算你发对了。
  哪些词语是轻声词语?有的有规律,有的就要靠记忆了。在“常用轻声词100个”中我们列举了有规律的轻声词。例如带上“子、儿、头”的名词——包子、孩子、舌头、码头,表示多数的“们”——我们、他们,动词后面的“了”——为了,重叠词——爸爸、妈妈,表示所属的“的”——你的,一些连绵词——玻璃等。
  “儿化”也是普通话发音的特点之一。普通话里把一些词语加上“儿”音。有的表示“小”,例如“小辫(儿)”,有的表示“少”,例如“一会(儿)”,还有的表示喜爱,例如“小孩(儿)”。
  有的“儿化”和不“儿化”可以区别意义。例如“盖上盖儿”,前一个“盖”不“儿化”是动词,表示一个动作;而后面的“盖”儿化了,这时,它表示的是一种物件,成了名词。
  我们在“常用儿化词100个”中给大家列举了100个常用的普通话儿化词语。这些词语有的直接写上了“儿”,例如“这儿”、“那儿”、“哪儿”;有的没写上“儿”,例如:“大伙”、“一块”,但是无论是否写出“儿”字,在发音时必须注意不能把“儿”发成一个单独的音节而要把“儿”跟前一个音节紧紧地结合在一起成为一个音节。经过“儿化”之后,“JL”就变成了儿化韵尾。
  掌握了声母、韵母、轻声、儿化,您的普通话就相当不错了。当然,要真正达到“炉火纯青”,还得在容易误读的声调、语调、多音多义字等方面再下一番工夫。相信您会以这本小书作为起点,不断提高自己的普通话水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转自:宝山区语言文字网

底部背景图